好运快三

《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九)        好运快三      序言       作者近照      手稿

 
《淇河之歌》---作者: 贾振君

 

      荆是一种落叶灌木。我的家乡就生长着这种植物,无论丘陵沟壑,还是田间地埂,房前屋后,密密匝匝,林林总总,如云、如烟、如雾。
      我与荆的情结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那是一个崇尚革命英雄主义的时代,我酷爱战争题材的影片,村子周围的一片片荆蒿林就成了我少年时代的乐园。我和一群小伙伴在这片青纱帐里打了8年“游击”,记得那是看了电影《打击侵略者》之后,我们学着志愿军战士的样子,折些荆条编成一顶顶精致的伪装帽,戴在头上,再穿上绿色的“军衣”,贴上用红纸剪成的领章、帽徽,神气极了。我们握着自制的木枪,秘密地潜伏,猝然地出击,智擒“舌头”,抢占高地,勇猛地围歼,百战百捷。那里面有永远也打不完的战役,充满了无穷的乐趣。
      荆在家乡非常实用,浑身都是宝。荆花蜜是蜂蜜中的上乘品,荆的花期较晚,待到荆花烂漫时,百花已近凋零,一串串紫色的小花儿招得蝶飞蜂舞。荆的球形小果实可以榨油。荆的枝条和根可以当柴烧,但那样太不经济,是对资源的浪费。深冬是收获和编织荆条的季节,一捆捆、一垛垛的荆条占据了每一个农家小院。一根根荆条到了乡亲们的手中,就会柔柔地被织成一张张结实的荆笆(过去农村盖房用)、一领领舒适的荆席、一只只精美的箩斗、篮子、筐子……在生产和生活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看老乡织席也是一种享受,在一个暖洋洋的日子,每一个宽敞的庭院里都摆开了阵势,无论是老伯,还是小伙子,他们的手艺都十分娴熟,只见荆条在他们手中快乐地跳跃着,荆席在他们身下一圈圈扩展,这时候一双双粗糙的大手宛如绣花姑娘的纤指那般灵巧,他们屏息静气,全神贯注,忘记了自我,忘记了身外的一切,仿佛在编织着他们美好的未来。
      荆是平凡的。它既不如松柏榆杨一样可以成为栋梁之材,也不及桃李梅杏一样可以奉献出甘甜的硕果,又不像柳槿榕槐一样给人类带来婆娑的风姿,它就是一种极普通的草木,没有人去注意它,甚至很多人根本不晓得它。荆又是可贵的,贵在它顽强的生命力和韧性。风把它的种子吹到哪里,它就在哪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无论荒山土丘、山崖石缝。它无声无息、风餐露宿,狂风、雷火是它的健身操,刀砍镰割只当风吹帽,光阴荏苒,似水流年,不知不觉中荆又积得子孙满堂,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家乡人民对荆是偏爱的,不仅在于它曾经做出的贡献,更因为它身上赋有山里人一样的秉性。

 

 

[金山寺里说《白蛇传》]<---本篇--->[小站

 

[ 返回主页]    个人博客:jijianshenji@163.com

《好运快三》由淇县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     机关电话:0392-7226048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