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快三

《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九)        好运快三      序言       作者近照      手稿

 
《淇河之歌》---作者: 贾振君

幸福时光

 

      那年我才三十五、六岁吧,黑发浓密,小脸儿红润,赛似满月,不知道啥叫疲倦,就开始想鼓捣点文字。写东西总得有个场所,读书人称之书房,家里正好起了一座新居,就把楼上辟出来两间儿,很宽绰的,没有书桌?这好办,妻子出嫁时陪送了一张大方桌,至于书柜嘛,新做了一个碗柜暂可抵挡。院子里对着正门儿长有一棵老椿树,约一搂粗,那是我硬打着父亲的别儿留下的,为什么要留下它?不知道,仿佛冥冥之中它等了我几十年,就是来和我做伴儿的。白天,它舞动着婆娑的枝丫为我遮阳;晚上,明月清风在树梢上歌唱,很醉人。硬件和软件该有的都有了,只差早点出产品了。
      精神产品比不得物质产品,不能多快好省,必须精雕细琢,否则经不起细磨石头儿们的挑剔和把玩,统统都会遭淘汰。和所有初涉者一样,我经历了难以煎熬的阵痛。好在邻居有一个小木匠,每早屋外还是满天星斗时,总可以听到他啦啦的电锯声,不是锯木料,就是发锯条,我便从锯声中听出了力量,匆匆起床,磨砺我的  秃笔,磨刀不误砍柴功,于是我感觉笔锋愈来愈尖了。
      我有两个可爱的儿子,尤其是小的,才七、八岁,胖墩墩的,正是乖巧之时,整日跟在他哥哥的后面,屁癫屁癫的,倒是为不富裕的家庭生活提供了许多幸福元素,也为我的写作增添了无穷的灵气。那一次,我的写作正陷于苦索中,楼上的门突然咧开了一道缝儿,露出了两个小光头,紧接着又看到了小儿子略微狡黠的眼神,看得出他们想进来又不敢进。我说,还不快进来。他们倏地钻进屋来,然后跑到我跟前,抖开小布衫儿衣襟,放到书桌上一堆儿东西。小儿子说,俺妈让给你送的烧红薯,叫你趁热吃。我这才清楚地看见了,并且是妻子用脸盆扣在煤火上烧出的那种,这种红薯的特点是外焦里嫩,这是我最爱吃的食物。我使劲儿地亲吻了一下儿子的小胖脸儿,说,恁俩真是爸爸的小乖孩儿。两个儿子除了送红薯外,还不时送一些花生、红枣什么的,当然,这都是他妈在背后的授意。
      写作终于有了突破,初战告捷。紧接着,作品在县报、市报、省报、广播电台、电视台、网络等媒体上地毯式轰炸,通讯、散文、小说、专题片全面开花,当年的豆腐块儿也累积到了几十万字。
      现在,我的头上快成不毛之地了,人显得很苍老,但也许那只是外表,一颗挚爱文学之心永远年轻,每当我拿起水笔或者敲击键盘时,笔尖与稿纸摩擦发出的沙沙声,或者轻叩电脑按键发出的嘀哒声,在我听来多像青春的音符,缓缓地流进我的身体,滋润着我的心田。
      文学是我固守的一方精神家园。
 

 

[人生随想]<---本篇--->[忙里偷闲

 

[ 返回主页]    个人博客:jijianshenji@163.com

《好运快三》由淇县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     机关电话:0392-7226048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