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快三

《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九)        好运快三      序言       作者近照      手稿

 
《淇河之歌》---作者: 贾振君

禅语三则

 

摆渡

 
      有渡口必有船,有船自然就得有人摆渡。
      这里是一处很小的渡口,泊着一条小船,划桨的是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对划桨的兴致极高,在他看来,没有比朝霞满天中船头划破平展展的河面,或者小河落日里船尾把风浪踩在脚下有更好的风景了。年轻人对掌舵很尽责,不管是摆渡人员还是货物,都未出过丝毫差错。年轻人对摆渡也很执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不疲倦,从不厌烦。
      日月如梭,转眼几十载过去了,当年的青头小伙儿变成了白头翁,他已老眼昏花了,划桨也有点儿力不从心了,可他仍得咬牙坚持着,他苦于无人接替。
      一天,渡口来了一位老者,颇具仙风道骨,白头翁觉得他应该是个高人,就一股脑地向他倾诉了自己多年来的苦恼。老者交代他该怎样怎样。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白头翁看到一个相貌端庄、肌肉很结实的青年后生坐在船里,活赛他当年的模样,就走上前去,把浆递给他说,你先替我拿着,我到岸上有点事,去去就来。
      白头翁却再也没有回来。不用说,那个小子成了他的接班人,牢牢地把他的一生拴在那条小舟上了。
 
 

路遇

 
      忒弥斯和得墨忒耳微服下凡巡游,正好同路。
      天色将晚,她俩投宿到一个饲养奶牛专业户家中。尽管家里很拮据,女主人却十分热情,又是让板凳又是抹桌子,除了熬稀饭,还特意到邻居家借了一瓢好面,烙了两张大饼招待她俩。
      一夜无事,翌晨,天还未放亮,忒弥斯和得墨忒耳却被一个老妇人的哭声惊醒,起床后,发现哭声来自她俩投宿的这一家院中,而席地而泣者正是这位女主人,女主人的身旁倒着一头奶牛,女主人抹着眼泪说,它可是家里的靠山啊,怎么说死就死了,这日子今后可怎么过呀……忒弥斯和得墨忒耳一番惋惜又一番相劝。
      第二天晚上,她俩又借宿到一个财主家里。这位财主心太黑,也很吝啬,把她俩安顿到昏暗潮湿的地下室,还让她俩吃一些发馊的剩饭。夜里,财主家遭了贼,而且这个贼挖了一个洞正好通往她俩睡的地下室,幸好,没偷走什么值钱东西。天亮后,忒弥斯告诉了财主,并说,我已经把这个洞给你补上了,财主也没有说些感激的话。
      待离开后,得墨忒耳就责怪开忒弥斯了,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啊,光听说中国的神嫌贫爱富,不料在我们希腊也是一样,什么“正义、秩序、道德”之神,我看你一点也不称职。
      得墨忒耳发完火后,忒弥斯才说,你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呀,头一天晚上塔那托斯要收回奶牛女主人的命,在我的斡旋下,才用奶牛的命蒙混了过去。那在财主家又是怎么回事?明明他家遭贼罪有应得,你为什么还要给他补窟窿?得墨忒耳忿忿地说。忒弥斯说,这你就不知道了,那个窟窿里正好有一罐金子,我如果不给他补上,天亮后他就会发现。
 
 

登山

 
      几位好友结伴上山,山道多有台阶,且迂回曲折,很累人,予仗着年轻气盛、身手敏捷,兼有火腿肠和矿泉水的充足给养,把同伴远远地甩在了后面,率先登顶。
      人马都聚齐后,拟下山,但从山巅鸟瞰山脚,路程颇近,又极平坦,予看准一条线路,要另辟蹊径,他人拗不过予,无奈权作一次探索。
      初行尚可,路途不足一半时麻烦来了,荆棘漫道,悬崖峭壁,险象环生,且发且停,进退参半,既耗时,又挂得满身芒刺。予大汗淋漓,气力衰竭,亏得众兄弟相携,勉强冲出困局。
      折返中,遂生心得两则:一、条条道路莫不如此,表面看似坦途捷径,只有亲历后方知道其艰险;二、上山时,特别是你冲在前面之际,一定到好生待弟兄们,因为你下山时定会需要他们。
 

[文人情结]<---本篇--->[八月谷穗黄

 

[ 返回主页]    个人博客:jijianshenji@163.com

《好运快三》由淇县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     机关电话:0392-7226048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