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快三

《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九)        好运快三      序言       作者近照      手稿

 
《淇河之歌》---作者: 贾振君

明代士大夫案上的两部书

明代士大夫案上的两部书


贾振君

      读吴组缃的《我国古代小说的发展及其规律》得知,明朝士大夫的书桌子上总摆着两部书,一部是《庄子》,另一部是《水浒传》。我国古代典籍浩如烟海,不乏精品上乘之作,为什么这些士大夫独偏爱《庄子》和《水浒传》?吴先生说是因它们笔法好,具有“明镜照物,妍媸毕露”的高明的写人艺术,且因这两部书的出现,使得中国小说的人物描写大大推进了一步,“从《水浒传》开始,而后才有《儒林外史》《红楼梦》。”若从中国古代小说的发展及其规律的层面而论,我完全赞同吴先生的观点。但在这里,我还想从明朝士大夫这个特殊群体的角度来探讨一下。
      概括地说,《水浒传》这部书讲得是“入世”的道理。它确实是一部博大精深的奇书,放之四海而皆准,用之古今而咸宜。无论是尊居庙堂之上的王公大臣,还是浪迹江湖之中的绿林好汉,抑或苟活于市井乡野的庶民百姓,都爱看《水浒传》,也都能够在这部书里找到自己的影子,而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统治者可以凭其“忠君报国”的伦理来教化世人,人民也可以扛起其“替天行道”的大旗起来造反,改朝换代,推动历史车轮的转动。那么很显然,作为明朝的士大夫们,《水浒传》更是其必修的课程。如何做得人上人,赢得自己官职的青云直上?在《水浒传》里不难找到答案:做人就做高俅那样的人,对上峰察言观色,投其所好,奴颜媚骨,靠膝盖走路,甚不惜用舌头给主子舔腚沟。怎样明哲保身,坐稳自己来之不易的官座?那就要向童贯和蔡京们学习了,不失时机、不惜一切代价地向上级进贡,寻找护身符和保护伞,用利益交换编织一张庞大的关系网,做到犬牙交错,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在上峰面前,温顺如绵羊,摇头摆尾像哈巴犬,而对黎民苍生,凶残要赛虎狼,漠然则视草芥。当然,也不能把明朝士大夫一概而论,也有愿拜《水浒传》里宋大人为师的,不过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多半朝代都是昏君无能,奸臣当道,正不压邪,没有哪个忠臣能得到好下场的。当官常常很累,主要是心里累,别看在人前八面威风、左右逢源,风光无限,其实背后受上级的训斥和责骂还不是矮如孙子。哪个士大夫的视野里没有几个刁民和不稳定因素,处理不好的话,轻者丢官,重者掉脑袋,哪个不是如履薄冰、胆颤心惊?再加上同僚之间的勾心斗角,众多妻妾情妇的感情咀嚼,还有总赶不完的会议和饭局,活得一点儿都不潇洒,可以这样说,若能扒开这些士大夫的皮看看他们的五脏六腑,肯定都是千疮百孔、遍体鳞伤,绝没有一个完好的。而这时的《水浒传》就是一首“催眠曲”,就是一支“润滑剂”,就是一针杜冷丁,就是现代人的《射雕英雄传》、《笑傲江湖》、《天龙八部》等这些武侠小说,可以让人暂时忘却尘世的喧嚣和纷扰,回归理想的精神家园,稍休憩片刻,舔一舔自己的伤口。但是反复浏览《水浒传》的士大夫们,大抵只是那些年纪较轻、阅历不丰、为政时间不太久者。
      随着年龄和吏龄的增长,特别是人到中老年,那些明代士大夫越发对《庄子》情有独钟。《庄子》这部书谈得是如何“出世”,庄子这个人是一个怪人,“槁项黄馘”,貌不惊人,却“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他自甘平庸,给他一个宰相都不干,甚至把到手的权贵看成是无聊的打扰,情愿放弃在俗人看来千载难逢的发达机遇,去过一种无拘无束的田园生活。他有蛇的冷酷犀利,更有鸽子的温柔宽仁,对人世间的种种荒唐与罪恶,他自知不能用书生的秃笔来与之叫阵,只好冷眼相看,但终于耿耿而不能释怀,于是,随着诸侯们的剑锋残忍到极致,他的笔锋也就荒唐到极致,因着世界黑暗到极致,他的态度也就偏激到极致,天下污浊,不能用庄重正派的语言与之对话,只好以谬悠之说、无端崖之辞来与之周旋。可是,有谁不能从他荒唐言辞的字缝中看到满是辛酸血泪的怪诞和孤傲?
作为明代士大夫们,宦海之沉浮,世态之炎凉,恐怕比谁都体验深刻,仕途中,谁没有亲历过挫折屈辱,谁没有翻过几个跟头,谁体内没有撕心裂肺的创伤,在无路可走的时候,自然就会想起《庄子》,《庄子》是一粒速效救心丸,是一位救治精神伤痛的良医,是信教徒的《圣经》、《古兰经》、《新约》,是今天我们的体育和赌博。当然,根据每个人心理承受能力的大小和心智高低的不同造化,会选择不同的结果,有些人迷恋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那么对上司就会逆来顺受、委曲求全;有些人觊觎更高的官衔,沉醉于颐指气使、鞍前马后,那么就容易滋生健忘,甚至会效仿主子,反过来敲骨吸髓、鱼肉百姓。但是那些真正洞察人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者会不屈于权势,坚守自己的信念,就会选择远离官场,回归田园。在这一点上,也许孔子、屈原、李白、苏轼们都不能与庄子相提并论,尽管孔子死后得到永远的供奉且他的思想被作为治国之本,尽管为了屈原华人圈里专门设立了端午节,尽管李白、苏轼的诗篇千古流传。只有庄子能超凡脱俗,具有拒绝诱惑的惊人内力,如一株孤独的树,在清风夜唳的深夜里看守着心灵之月亮,“是朝暾夕月,落崖惊风”,永远有着我们不可企及的妩媚。


                                           2008年7月19日下午03:19:27秒     于朝歌凤凰宅
 

 

[两种钓法  两样人生]<---本篇--->[笔狼

 

[ 返回主页]    个人博客:jijianshenji@163.com

《好运快三》由淇县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     机关电话:0392-7226048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