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快三

《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九)        好运快三      序言       作者近照      手稿

 
《淇河之歌》---作者: 贾振君

秆 草 王

秆 草 王

贾振君

      不过五能掐会算,在当地名气很大,据说他预测的结果往往过不了五年就会应验,他也因此而得名,真实姓名呢,反倒被人们忘记了。不相信?咱可以信手拈上两例呀。


      邻居程咬金完婚好几年了,就是养不住孩子,不怨老婆怀不上,而是全部夭折了,无论闺女小子,只要一生下来准是落地没气儿。眼看两口的岁数老大不小了,程咬金夫妻心急火燎,正好不过五云游到此,就把先生请到家里给指点一二,不过五上下左右勘测了一遍,说此事不难办,只要以后每怀上一个娃让我给起个名字就行了。程咬金夫妻将信将疑,但仍对先生千谢万谢。


      既然先生有言在先,程咬金夫妻就打消了大半顾虑,赶进度抢时间地要孩子,俗话说天道酬勤,有付出就会有收获,更何况程咬金夫妻家的土地肥沃、耧铧儿也很锋利,说有就有了。经请示,不过五给这个娃起名曰豹妞,过去在农村不管是小男孩儿或女娃儿,一律爱叫什么什么妞,至于这个豹嘛,就好理解了,无论云豹、金钱豹、猎豹和美洲豹等,反正都是豹,还别说,这个小豹妞不仅成人了,而且还欢蹦乱跳的挺健壮。程咬金夫妻彻底信服了,此后也就有了象妞、鹿妞、鹰妞、鲨妞一群妞,大象的象,长颈鹿的鹿,老鹰的鹰,鲨鱼的鲨,里面有男孩儿,也有女娃儿。程咬金夫妻子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甚是如意,却累老了。这一天,白发苍苍的程咬金扯着不过五的手说,先生,我这一生多亏遇到了你呀,要不白在尘世上走一遭,可我至今有一事不明,还望先生给戳透啊。不过五说我知道,请老哥跟我走出家门看看,俩人说着话已迈出了院门,不过五用手指着对面的山峰问程咬金,这座山叫什么名字?老虎寨。对啊,问题就出在这儿,这个老虎张着血瓢大嘴,你生多少娃都填不饱它的肚皮,可是现在呢,它敢轻易动一下你的这一群凶禽猛兽吗?


      还有一件足以让乡邻口心俱服的事儿,龙门客栈的老板裘千仞去世了,为延续人丁、财源两旺的势头,自然得请不过五去看阴宅,不过五说,裘家的穴地是一方难得的好穴,只是下葬的时辰要稍微讲究一下,家人问如何个讲究法?不过五只留下一句话:扁担上开花之时。众人听了都摇摇头,看来这个不过五真的老了,要么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因不便明说,不过五才这么含糊地暗示。


      可既然先生这么安排了,家人还是有一丝侥幸心理的,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裘千仞的殡葬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到了入土这一天,用了许多人,按现在的说法,非常隆重,规格比较高,光抬灵柩的就有七、八十人,再加上仪仗队、法事团和孙男嫡女,队伍浩浩荡荡,棺木抬到坟地后,就放在新挖的土穴旁,万事俱备,一切静侯那个良辰吉时。只是人们望穿秋水,始终不见那根神秘的扁担出现,眼看过了正午,太阳辣辣的毒,许多人熬不住了,说不要空等了,抓紧下葬吧。家人说再等等,再等等。


      就在家人也准备放弃的那一刻,那根扁担真的出现了,它沿着山路悠悠哉哉地从远处而来,上面果然绽开着一小朵鲜艳的花!扁担就在樵夫时迁的肩上。原来时迁今天比往日起得早,砍柴也较顺手,半晌就砍了一大捆,早早进城寻了个主把柴禾卖了,穷人的孩子懂事儿,女儿宝钗都十七八了,自己连根红头绳也没给孩子买过,所以今儿个从卖柴的钱中额外拿出一文给宝钗买了朵头花儿,要让女儿开心。山路很难走,有时得手脚并用,再说了自己的手是干活儿手,也怕给女儿弄脏,于是干脆把花儿扎在扁担上。


      可见不过五并不是一夜走红的,那是靠一刀一枪的真功夫练出来的。他的儿子峦平听说老爹的本事儿这么大,心思骚动起来,就去乞求爹爹,不过五说,你现在吃喝不愁,有房子住,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峦平说我想当官儿玩玩。不过五说当官儿有什么好,太累,心太黑啊。况且你不是当官儿的命,勉强为之也坐不稳。峦平说,人家当得我就当不得?不过五说,你想当多大的官儿?峦平说市级、县级都中,当然了,大大益善,官儿越大越好。不过五长长叹了一口气,但经不住儿子的反复缠搅,最后还是给儿子传授了机宜。不过五说,这么多年来我走南闯北,确实发现了一处上好的穴地,一直舍不得给别人用,但是留给自己呢,又觉得不牢靠,思想很矛盾,这次就权当试验吧。待我死后,你就把我安葬到那儿,但要切记两条:一是我入殓时,千万不能给我穿一丝一线;二是把我埋葬后,你必须在家呆上一百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峦平说,这都不是啥苛刻条件,我保证能做到。


      停了三、四年后,不过五去世了,峦平怪听话,完全按照父亲的交待办了,只作了一丁点儿变通,即爹爹入殓时,给他穿了一条裤衩,虽说人亡了,毕竟让儿媳妇和闺女看着不好,不让老爹穿一根线走自己也不忍心呀。埋葬了父亲后,峦平就在家老实呆着。
峦平守孝了九十九天时,真的不能再坚持了,因为断炊了,虽然有水喝,可光喝水不吃饭哪能行,过去买东西不像现在这么方便,不出村就有供销社或者超市,那时采购东西必须到城里去。峦平想,就差这一天了,不会妨碍多大事儿,总不能等着饿死吧。峦平考虑再三,最后决定进城一趟。


      时至中午,县官儿张松正在后堂睡觉,突然听见一声吆喝:万岁爷来了,还不快去迎驾!张松呼的一下坐了起来,环视四周,并没有人,他想大概是自己刚才做了一个梦,又重新躺下,迷迷糊糊之际,耳畔又是一声:皇帝到了,你还敢睡,快去见驾!这回听得真真切切,张松哪里还敢怠慢,马上升堂,立刻安排迎驾事宜。众衙役和市民全部动起来了,四面城门洞开,城里环境卫生打扫一新,交通要道有重兵把守,多路快马、花轿队伍跑出城外几十里迎接,可是各路队伍都扑了个空。


      峦平本是平庸之辈,哪来见得如此阵势,他在路上看到一路路穷凶极恶的卫兵和官吏,且不断盘查过往行人,早吓破了胆,藏到一座木桥下面了。


      张松听到汇报有点儿不相信,老爷明明听得清清楚楚,难道是耳邪了不成?待我亲自上城楼察看,站在高高的城楼上,方圆几十平方里一览无余,的的确确没有任何异常,只有城北三里桥下似有一个黑影在晃动,峦平对县尉说,派一个中队去看看。只一会儿时间,中队就凯旋而归,并且缉拿了一个扰乱治安嫌疑犯。


      张松随即升堂,大胆刁民,报上名来。


      回老爷,小民叫峦……峦平。峦平战战兢兢地说。


      你为何钻入木桥下,分明是干了鸡鸣狗盗之事,做贼心虚,你要如实禀来,方可免受皮肉之苦。张松严厉吓斥此事还得从夹皮沟说起……峦平颠三倒四,把爹爹如何一世精明,自己又如何乞求老爹当官儿,到今天守孝九十九日家里断炊,逐一道来。


      县官儿张松一刻也不敢停顿,马上令一路精兵直奔不过五的坟地,掘开棺材一看,棺椁里早已没有了不过五的影踪,但是棺材上现出一个洞来,众卫兵就撵着洞一路挖掘去,待刨到一里开外,离玉带河仅有一米处,有一个惊人的发现,不过五全身已经变成了一条龙,龙角、龙头、龙鳞和龙尾清晰可见,只差龙爪没有变成,而且在似爪非爪的地方,缠绕着一件衣裳,仔细辨认,竟是一条裤衩!好悬啊,张松当即命令:碎尸万段,家灭九族。


      张松因及时戳败了一起企图颠覆社稷的特大案件,受到朝廷表彰,加官三级。所有有功人员均获奖赏。

 


      (注:秆草,即稻菽、谷物的茎杆,中空。秆草王意即胎死腹中的一个帝王。这是在家乡广为流传的一个民间故事。)

 
 

[笔狼]<---本篇--->[赌王世家

 

[ 返回主页]    个人博客:jijianshenji@163.com

《好运快三》由淇县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     机关电话:0392-7226048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