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快三

《淇县之窗》( 作者文集之九)        好运快三      序言       作者近照      手稿

 
《淇河之歌》---作者: 贾振君

柴大官人

民间故事之——柴大官人


贾振君

      话说郭啸天和杨铁心二人结伴进京赶考,为了抢时间,一路上风餐露宿,吃了不少苦,受了很多罪。


      这天来到一个村头,一打听才知叫柴家庄,但见几个伙计正顶着炎炎烈日往打谷场上扛麦子,准备趁大晴天晒麦,郭、杨二人本是饱览经书之人,对天文、地理也略知一二,更难得的是还有一片慈善之心,所以当他们看到几个伙计累得汗流浃背,真不忍心让他们白忙活,就对他们说,停住,停住,不要再扛了,今天不能晒麦。你道为什么?原来尽管今天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郭、杨二人却从天气变化的种种迹象看出中午前后定有阵雨,既担心财主家受损失,又怕伙计们白干,这才好言相劝。伙计们一听忙去向老爷禀报,无奈老爷哪来肯信,他对几个伙计说,哪里来得两个鸟人,莫听他们胡扯,恁去告诉他说,你们只管走路,俺们只管晒麦。


      郭、杨二人一听伙计们的回话,还真较上了劲儿,心想,我们好言相劝,你不但不听,反怪我俩多管闲事,今天俺俩却不走了,倒要看看你如何倒霉,到那时再教训你不迟。两人干脆解下行囊,坐到路旁的树荫下,边乘凉边看起书来。


      时近当午,六月天如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瓜瓜的天,眨眼功夫就飘过一片黑云,郭、杨二人幸灾乐祸,脸上露出了笑容。大雨乒乒啪啪就砸下来了,把两人淋得像落汤鸡。可是再往打谷场里看,真邪了门儿了,麦子上连一个雨滴儿也未沾,而且雨水以场边为界,泾渭分明。只把郭、杨二人看得目瞪口呆。


      郭、杨两人这才知道遇到高手了,二人一商量,临时决定不去赶考了,要拜在这位老爷的门下继续深造,你想想,就是去了也白搭,功夫还欠火候。这位老爷呢,姓柴,人称柴大官人,开始不愿意收他们为徒,但经不住郭、杨的软磨硬缠,最后还是收下了。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郭、杨二人学习也怪用心,转眼间第二年开考又临近了。郭、杨两人对师傅说,你给我们预测一下吧,看能否及第,如果考不中,我们就不费那事儿了。柴大官人说,你们二人都得去,考上考不上也是锻炼嘛,按照现在的讲法叫重在参与,我估计能考上一个,并能任命为县处级官员;另一个嘛,不但考不上,而且还须迈过几道生死坎儿,待赶考回来后为师才传授予你破解之法。


      考试果如柴大官人所料,杨铁心如愿以偿,春风得意马蹄疾,上任去了,这里咱暂且不提他了。郭啸天却名落孙山,垂头丧气地又回到了柴家庄。见过师傅之后,感谢大官人这二年来对学生的谆谆教诲,无奈学生心智不高前途无望,转眼间学生离开家乡也有两载,早已归心似箭,今天就此拜别师傅。柴大官人说,你也不必灰心,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知识改变命运,学习创造未来,回去以后学业也不可荒废,本来师傅拟再传授一二,但你意已决,为师就不再挽留,临行时,师傅赠送你四句话:上船要让,上不去甭上,洒头上油别洗,一斗谷碾三升米。要切记啊。


      郭啸天离开柴家庄匆匆回家去了。一路上在心里反反复复回味师傅那几句话,却始终感到露头藏尾,云里雾里,叫人费解,嗨,管他哩,车到山前必有路,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梅子黄时日日晴……绿荫不减来时路,添得黄鹂三两声。郭啸天还顺口吟出了几句诗,出来的时候也是这个季节,一眨眼儿就是两年啊,郭啸天甚是感叹,但一想到不日就能见到梦思夜想的高堂,回家跟妻子团圆,落榜的失意很快淡忘,心情也渐渐好起来了,郭啸天就这样想着想着不觉中来到了一处渡口,今天过河的人真多,看来急着回家的不单单只我一人啊,尽管登船的人很拥挤,但郭啸天凭着自己年轻,身手敏捷,一下子就爬上去了,他占具了一个有利位置坐好,只待船起锚。就在木船快要离岸的一瞬间,犹如鬼使神差般,临行前师傅说得两句话突然在耳旁响起,郭啸天毫不犹豫地冲下船来,木船晃晃悠悠地继续前进,谁也没有想到船到河心就沉没了。


      郭啸天总算安全到家了。妻子银瓶儿听说丈夫没有考中,露出不待见的神情,也难怪她,郭啸天在家苦读的日子总少不了瓶儿的陪伴,瓶儿为他奉献了那么多,十年的寒窗如今却付之东流了。郭啸天心想今后多干点活儿,对她好点儿,弥补弥补还不行!


      晚上,郭啸天洗漱一番,准备早点儿与银瓶儿睡下,因古时男人留长发,洗头时不太容易,瓶儿就专门给他端灯照明,因郭啸天动作过大,胳膊肘捣了一下油灯,灯里的豆油就洒到了郭啸天的头上,瓶儿很是自责,说都怨我没有弄好,来叫我给你好好洗洗吧。郭啸天立刻又想到了师傅的一句话,说算了,明天再洗吧,睡觉。半夜里,郭啸天感觉到一只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但想到可能是瓶儿起来解手无意中触碰的,再加上太累了,没有在意,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一看,可坏了!把郭啸天吓得几乎晕倒。原来瓶儿已经首身两处了,血染床头,惨不忍睹。才回来小聚,还未报答瓶儿的恩情,爱妻就遭此横祸,郭啸天悲愤交加,在乡亲们的再三劝阻下,他才止住悲伤,诉求公堂。


      县官儿乔峰要郭啸天把事情的原委如实道来,郭啸天就像竹竿倒豆——唰唰啦啦倒了个净光,不仅把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逐一交待,而且还把近两年特别是遇到师傅的过程根根梢梢说了出来。乔峰虽然年过半百,经手断过的要案、难案不下百宗,但这次还真把他困住了,没有任何线索,看不出一丝破绽,这桩案件一时陷入僵局,乔峰对郭啸天和乡亲们说,你们先回去吧,容下官多推敲几日,请相信政府,一定替你们伸冤,决不让凶手漏网的。郭啸天只好回家等信儿。


      这个乔峰确实不是平庸之辈,无奈这起案件非同一般,如一场迷雾,又像一团乱麻,眼看日子一天天过去却无任何结果,如何还死者一个公道,怎样给受害者一个说法,搅得他茶饭不思,夜觉难安。一番折腾之后,他把侦破的重点放在了那位柴大官人说过的如迷踪般含糊不清的几句赠言上,准备以此为突破点和切入点,引领全案的告破。


      果然是一把开锁的钥匙。乔峰郑重通知郭啸天和众乡亲,案情侦破出现重大转机,明日公开审理郭啸天妻子被杀一案,务求悉数到堂旁听。


      第二天,百姓听说这桩久拖的悬案有了突破,都来旁听,一时把县衙门围了个水泄不通。升堂——威武——啪!惊堂木一响,乔峰问郭啸天,你村可有姓康的人家?回大老爷,有。我再问你,可有叫康七的青年后生?有。乔峰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这就对了。然后当堂宣布:郭啸天内人被杀一案已经告破,是一桩情杀案,凶手就是康七。乔峰一语石破天惊。众人面面相觑,满堂疑云。只听乔峰一声大喊,带杀人嫌疑犯康七!带康七!带康七!经重衙役反复传令,声音由里到外,一浪高过一浪,充满杀机。直把众乡亲吓得胆颤心惊。只一会儿功夫,康七被捕快五花大绑押来。乔峰厉声问道,犯人康七,郭啸天妻子瓶儿被杀一案你可知晓?康七说老爷我冤枉啊。乔峰接着说,冤枉何来?郭啸天进京赶考后,年轻美貌的瓶儿耐不住寂寞,分明是你趁虚而入,二人勾搭成奸,听说郭啸天回来了,你二人又定下毒计,准备杀害其夫,得到长期霸占之目的,黑夜里你潜入到郭啸天的卧室,当你摸到一个头上油腻腻的,以为是妇道人家的银瓶儿,故而又到另一床头,摸也没摸就手起刀落,不料是因为郭啸天洒在头上的豆油造成了阴差阳错,也才挽救了他的性命。乔峰还未说完,只见康七已哆嗦成一堆了。乔峰发令,拿下杀人犯康七,打入死牢,秋后待斩。


      银瓶儿红杏出墙,背叛丈夫,罪有应得,郭啸天总算申了冤屈,对县官儿乔峰千谢万谢,夸乔峰神机妙算。说他只是至今有一问题不明,还望老爷戳透,你怎么断定就是康七作的案?乔峰说,其实你该感谢的还是你师傅,刚开始我怎么也冲不出这个困局,费了不少脑筋,走了不少弯路,最终我还是从你师傅赠送你的几句话中找到了蛛丝马迹,你想想,一斗谷碾三升米,剩下的什么?糠啊。多少?七升啊。啊?!


      按说故事到此就要结束了,可我们总还有点儿意犹未尽的感觉,好吧,那就反过头来再说说这位柴大官人,以示补叙。


      柴大官人不愧是一代高人,会经营管理,又能支撑住门户,在他这辈儿积下了许多基业。可是到了他儿子阿斗这一代就不行了,守不住产业,老受人欺负,最近一个叫雄霸的财主要霸占他百十亩地,官司打到了县衙。你说巧不巧,县官就是杨铁心,杨铁心先是不吭声,待到雄霸说完后才说,走,你带我到地里去看一看,雄霸心想,你不过是走走过场,回头给你多送些银子,还不好糊弄你。待杨铁心实地察看后又重新升堂,杨铁心一拍惊堂木,大胆无赖,一派胡言!你可知道当年我身为柴大官人的学生,一边读书一边帮大人干农活儿,他家的地块我清清楚楚,岂能欺诈乡邻,杖打五十大板,以示警戒,如若再犯,定严惩不赦。

 

                               2008年5月2日下午04:05分     于朝歌凤凰宅

 
 

[孙老官儿]<---本篇--->[五彩锦

 

[ 返回主页]    个人博客:jijianshenji@163.com

《好运快三》由淇县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     机关电话:0392-7226048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老农     网站联系电话:0392-7226249